第七百三十二章 有師傅了

作者:聚焰成 | 發布時間:2019-10-04 14:18 |字數:3448

    第二日一早,

    參加的人,陸陸續續到場。

    依舊是黑壓壓一片,

    人頭頂人頭,

    看不清前面到底在做些什么。

    直到此刻,

    果然與昨日牧恒說的一樣,

    因為這題目本就是他代替他姐出的。

    別說陳煉,光是下面這么多人中,

    大半的人都被這樣的題目搞得匪夷所思。

    沒聽說過當人才,

    或者選女婿,

    非要會畫畫的!

    就看牧鳴那眼神,

    差點也是絕望啊!

    只是既然他一言既出,

    那怎么能好更改呢?

    都到了這一步了,

    說什么,臺下的眾人都要去試他一試,

    為了抱得美人歸,

    可以說硬著頭皮,盡顯色狼本色。

    看到陳煉有些木訥地拿到紙跟筆的樣子,

    牧恒與牧紅別提有多好笑。

    “如何?姐我就說,一晚上怎么可能?”

    “呵呵,果然是個莽夫!”

    這一關,只要畫好,別開始品評打分。

    那些實在沒什么實力的,

    隨便勾勒了幾筆雞飛蛋打的東西后,

    便灰頭土臉地離去,絲毫不在意到底會給他多少。

    眼看人漸漸稀少,

    倒是陳煉的樣子,

    看起來似乎略顯笨拙,

    可到底還是一直在畫著。

    牧恒與牧紅看不到陳煉到底畫了些啥。

    只待他忽然將筆放到一旁。

    眼中委實顯出那幾分的不滿意。

    “還裝,不行就不行!”

    以為評委徑直走到跟前,

    還沒將畫作拿起,便愣在了原地,

    兩眼瞪大了許久。

    感覺就跟被人點了穴道一般。

    后頭,牧鳴一聲咳嗽。

    方覺得自己失態,

    于是趕忙回頭,跑到一群評委組那邊。

    似乎竊竊私語著什么,

    跟著幾名評委都一起過了去。

    牧恒有些詫異,

    “姐,那人到底發生了什么,怎么這么多人過去?”

    牧紅搖頭,也是很不理解。

    最終見一名評委拖著陳煉的畫作板,直接走向臺上。

    牧鳴一臉疑惑,托起一起。

    當即大駭,直接站起。

    可能是一旁的人提醒,

    他稍作調整漸漸站下,

    嘴里說了兩句后,

    那評委舉著畫作大聲道,“優等!”

    似乎是有些遠,很多人都不怎么看得清楚,

    但就在牧鳴側后方的牧恒與牧紅,

    雖然躲在暗處,可是如今看到確實一清二楚。

    與那些什么丹青,或者是什么字體相比,

    陳煉這個雖然不是這些個類別,但卻極為別處新材。

    以至于將所有的一切都展現得如立體一般。

    陳煉撇了下嘴,心里嘀咕道,

    “好在老子昨日去了,幸虧那人還真有那些油畫的東西,

    只不過尚沒形成好的畫作技巧罷了!

    也虧得大小父母讓他學畫畫,勉勉強強學了五年,還算可以。”

    只見畫是在畫板上的,

    并非在紙上。

    畫的是陳煉當初第一次在神識中見到葉紅的場景。

    這是丹青等所無法展現出來的效果。

    那畫作栩栩如生,就跟真的一般,

    畫作中的人物,沒人知道是誰。

    可能也就知曉此事的兩人才能清楚,

    而當牧紅見到這畫的時候,

    開始一愣,隨之似乎有些頭痛欲裂的樣子。

    牧恒趕緊托住,

    為了不讓其他人發現,他悄悄地將自己姐送到府上。

    很明顯,陳煉過了這一關。

    然而當牧紅再次醒來的時候,已是傍晚。

    她看到牧恒在她的臥室玩著什么好玩的東西。

    于是問道,“今日的比試好了嗎?情況如何?”

    “該過的都過了,不該過的還過得很好。”

    “牧恒那人到底什么來路?怎么畫作居然如此新穎?”

    “姐,我覺得,是不是我們兩個被人家給耍了?

    對了,你今天怎么了,突然就暈過去了!”

    牧紅搖頭,她也不怎么明白,

    只知道當自己看到那畫作的時候,

    不經有種似成相識的感覺,可又覺得好像都是假的一般。

    “反正明日,便是開始武技的比試了,

    到時候誰才是真材實料,一打便知,你也不需要煩了。”

    牧恒還挺會安慰自己姐的。

    可剛覺得牧恒有些長大了,會關心人了。

    不料下一秒他便道,“姐你先歇著,我還約了朋友,就不打擾你了。”

    真是白眼狼啊!沒心沒肺啊!牧紅滿滿的抱怨。

    卻不知,當牧恒來到街上,

    他率先想找的人,就是陳煉。

    剛巧,陳煉也沒去修煉,

    而是找了處不一樣的客棧,

    打聽消息。

    倒是為難了牧恒找了許久才算找到他。

    “大哥!這么巧?”

    “巧啊!”很明顯,陳煉是口是心非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看牧恒貌似也是有他意的。

    兩人對坐,

    陳煉也沒怎么在意,

    聽著眼前的小曲,似乎還挺樂呵。

    突然牧恒道,“大哥,你覺得你明日比試如何?”

    陳煉第一時間沒回答,而是在腦子里想了一圈,

    隨后道,“不知道啊!估計挺難的,你也知道我現在的境界,其實不高。”

    看著眼神中平淡如水的陳煉,

    此刻的牧恒,打死也不信這個。

    能在一夜之間畫出如此畫作的,

    就算不是什么武技高手,起碼也不是平凡人。

    牧恒又問道,“大哥,你能不能收我為徒啊!”

    陳煉剛吃到一半的瓜子,突然就卡住了。

    “收你為徒?為何?”

    “我喜好修真,可是父親都說這周圍的學院,每個行的。

    所以我也沒看上哪個。”

    這倒是真話,要說實力,確實這周圍都一般。

    “那你為什么不自己去北房學藝呢?”

    “北房?那誰敢想?不說別的,路途就很遠。

    再來,這源靈大陸奇跡一般的學院,現在可是有嚴格限制的。”

    “我怎么不知道?”陳煉嘀咕了句。

    “什么?”

    “沒,沒什么!”陳煉心想,看來這個北房的招生是個肥差啊!

    “我只是說,你跟我學,難道會比那些學院好嗎?”

    一邊嗑著瓜子,一邊無奈道,“倒也不是,只是自由罷了。”

    陳煉瞧著,

    這牧恒多半今后也是自己的小舅子,

    面子還是要給的。

    于是笑道,“難得你看得起我,不過我們沒有師徒關系,

    教導些還是可以的。”

    于是帶他來到一處狂野,

    直接使出了寒冰指。

    并且教了幾句口訣。

    “等你哪天完全會了,練到三重的時候,再來問我吧!”

    說真的,陳煉雖然當師傅,可是正規的教法他也不清楚。

    怕萬一有個閃失什么的。

    因此僅僅只是用一招寒冰指。

    還別說,回到家中,刻苦努力,僅一夜,便有了不小的精進。

    雖然威力不大,但表面有層冰霜還是容易的。

    “牧恒,你在干什么呢?”

    迎面走來的是牧鳴。

    他看到牧恒在使著什么武技,

    有些激動,但也頗為擔憂。

    只聽他嘴里嘟囔著寒冰指兒子。

    立馬就將牧鳴愣住了許久。

    直到最后,他實在想不起這東西來自什么地方后。

    才走到跟前道,“你怎么會這些個?誰教你的?”

    “我大哥,父親我有師傅了。”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天革無彈窗廣告,天革txt下載,天革

华宝娱乐怎么刷流水